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兵哥哥破处女
兵哥哥破处女

兵哥哥破处女

筱真跟我约会都是星期三或星期六的晚上,ㄧ定穿裙子,这是我们一直的默契──方便爱抚。筱真父母管的很严,所以只能晚上藉着买东西或逛街出来,我要退伍的前夕,她说想和我去台南秋茂园玩,是星期天,她已经编好理由了当我们在南站上公车时,见她穿着一件高腰牛仔裤,合身的衬衫,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表露无余,除了清汤挂麵的发型外,看不出她是学生。这次真的是要玩山游水了,我心里想着,因为她不是穿裙子。我们已习惯在夜晚亲暱,在阳光下我们很尽兴地跑跑跳跳、互相追逐、促狭搞笑。玩了一整天下来,身上都是海沙和汗水,筱真说不能这样回家,因为她编的理由是去图书馆。

  我试探的说:「我们找了一家小旅馆,租一个房间,梳理一下。」她说:「你想的办法都可以。」

  我开玩笑的说:「那么我逃兵你翘家,你爸妈就不知道你来秋茂园约会啰!」她槌了我的胸口一下,我们往街上走,搜寻HOTEL的招牌。

  进了一家还算新的饭店,租了一个房间。放好东西我走进浴室看一下,还有贴消毒过的纸。我想应该没问题就走了出来。

  筱真俨然妻子一般的说:「我去放洗澡水。」那种温柔和以前,尤其阳光下的俏皮,ㄧ点都不能连想在一起。

  我体贴地说:「你比较怕髒,你先洗吧。」

  虽然我们交往了近半年,常常互相爱抚,很想真的和她做爱,但因为她还是学生,而且我即将退伍,以后分隔高雄台中两地,感情很难延续。所以我打算这样就够了,把她的贞操留给她的真命天子吧!

  於是她也就先进去淋浴了,过了一会她裹着白浴巾出来了,头上缠着一条小毛巾,俏丽的轮廓更明朗,而原本藏在眼镜后面的大眼睛因为没有视焦,显得很性感。我看着她,呆了。

  她说:「怎么了?」

  「喔!好美!」我不假思索的应着。

  她走过来点了一下我的鼻子说:「你才知道!」我说:「如果早知道,在海边就该把你丢到水里了,早点见识你这出水芙蓉的美姿!」

  她靠上我的胸膛,撒娇地说:「你舍得?」

  我忍不住环抱住她,亲着她的头发,她柔顺的任我亲着,轻声说:「进去洗,水放好了,帮你擦背。」

  於是我们进了浴室,筱真帮我脱了衣服,推我进浴缸,我在想,既然你打算帮我洗,为何刚才不要一起洗呢?

  我泡在浴缸里,她体贴的问:「水会太冷吗?」虽然我们常爱抚对方,但是这样坦承相对还是第一次。

  她说:「转过头去,背在上面,我可是说帮你洗背的喔!」她又掰个理由来掩饰她将脱下浴巾的害羞。

  我静静的照着她的话做,在一般浴缸里做这动作还真有一点难,然后我感觉一个温温的身体骑在我的背上,稀疏的阴毛擦着我的屁股,乳房紧压在我的背上,她的鼻息有点粗重吹在我的耳根,每次发出这种呼吸声的时候,她的脸颊都红的很美。

  她轻声说:「转过来。」

  我默默的转了过来。她夹着我的右腿,让柔软的小穴贴着我的腿根,她的右脚也顶着我的蛋蛋,而弟弟早就翘得快顶到肚脐了,刚好夹在我跟她的腹部之间。

  我的嘴贪婪的吸着她的口水,舌尖忙碌的挑舔,约一分钟我们放开喘息着。

  我的手在筱真坚挺的臀部刮搔着,揉着肛门口,她怕痒的收缩一下又放松。

  接着我的手指又滑到小阴唇,虽然泡在水里,也只开了一点缝隙,摸起来有点滑腻。

  这时筱真已经在舔我的乳头,右手撸着赭黑的龟头,她默默地往下舔,我的手这时只能捏着她的乳房把玩,筱真舔到肚脐已经在水里了。我就站起来,温柔的抚着她的脖子,欣赏着上帝的傑作,她乳波荡漾的帮我抹着香皂,仔细洗好我全身,当洗到我的弟弟时,她还说:「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它。」洗好擦乾了,我们面对面搂着对方,我问:「你在公车上有高潮吗?」她说:「没有,但是现在很想高潮,我们当浴室是公车吧!」我抱着筱真用腿顶着她的小穴,而筱真则像章鱼一样吸附着我的身躯,我坐在浴缸沿,右腿还在她的腿间,筱真的乳头在我的嘴唇间进出着,她一颤一颤地抖着身体,抓着我的脖子,嘴里「嘶…嘶…」的轻叫。我的手指拨弄着她的柔嫩的小阴唇,在那微张的缝隙里摩擦着,整个小穴沾满淫水,用指尖轻抠肛门,再往小穴的缝隙抚弄过去,直到她敏感的小豆豆。我每来回一次,筱真就夹一下大腿、弯一下腰,嘴里轻声唤着:「哟……」

  我加快爱抚的速度,还不时在小豆豆上转揉一下,筱真的淫水几乎是用滴的了,我知道她这时已经快高潮了,於是用食指指腹专注地在胀挺的小豆豆上揉压,轻声说:「可以叫出来喔,没人听到。」一边吸住乳头,用舌尖弹舔乳尖。

  筱真失控的大声:「喔…喔…死了死了,喔喔……」她夹紧了双腿,骨盆往前挺,然后腿软软的往下跪,就跨骑在我的大腿上,湿淋一片的穴穴印在我的腿上,我用双手扶着,她已经有点晃动不稳了,喘着息稍稍回复,双手挂在我的脖子上,脸贴着我的肩膀。

  我调皮的说:「你把全车的人都吓死了!」

  筱真只是幸福的笑着,闭着眼睛休息。

  出了浴室本想应该可以走了,因为我压根不想坏了筱真的贞操。而筱真却没有穿衣服的动作,我也不敢先穿衣服,怕她误会,伤了她的自尊,或让她以为我摸了她就要走。

  筱真说:「牛仔裤管的盐水要洗掉,不然会穿帮。」我恍然大悟:「喔。」

  筱真很从容的说:「只洗沾到海水的裤管,等稍微乾就可以穿了。

  我想,天气这么热没关系。筱真洗好裤子,我把它挂在冷气出风口。我俩还是一丝不挂,抱着她少女的诱人肌肤,我那还没射精的弟弟又起立了。

  筱真说:「你想要我吗?」

  我迟疑一下说:「想,非常想!」

  筱真悠悠的说:「我今天准备给你,我先舔你。」她有点笨拙地吸着我的龟头,但很认真。我从她翘起的屁股后玩着她的穴,一边跟她说:「我想你应该把你的第一次给你的未来老公,我们…应该没有结果吧。」

  筱真说:「我没有想到那么久的事,但是给最爱的人是每个女生的心愿,你爱我吗?」

  我说:「爱,非常爱!所以才会设想你以后的幸福,甚至不愿你为我口交到射精,我觉得这样不够尊敬你。」

  筱真抬头与我的目光相遇,很认真的说:「你如果爱我,我要你的第一次!」我挺着快要爆掉的弟弟,真想快钻入筱真的小缝里,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自私!

  一时我也不知怎么回答,因为精虫满脑的我很想一嚐筱真深处的幽香,同时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不爱她。这是一段因为肉欲,不应该说因为色欲,严格说我们在公车上是互相吸引着,一段因为如此相互吸引而开始的恋情。

  筱真的可爱和纯真,还有那好似早熟却有点婴儿肥的脸庞,看起来立体而又细緻,我呢?自己描述自己真难,因为太夸大别人不信,只是一个怀春的美少女在一面之缘就情愿近距离和我接触,如果谦虚的说我长的不讨人厌应该不为过。

  因为这样的邂逅,我总认为我们的关系有点不正常,但是交往过程发现,筱真是很健康也按着自己感觉走的女孩,情欲难免,好奇一定,直率地喜欢上一个在公车上吓阻怪叔叔对她的鹹猪手,却挑逗她的绅士也是在所难免。

  半年来我爱她的已不只是肉体,而更多的是心灵的,我纵容她的性欲,她像妹妹对疼爱她的哥哥般无保留的表达撒娇,对我而言有一种被重视以及幸福的感觉,我何尝不想要这份爱,只是我现在面对的不只是爱还有责任。

  我明白筱真给我是无悔的,但是一旦筱真付出了贞操,会因为一时的激情而失去一辈子的幸福吗?现代人听起来应该会认为很八股,但是那年代真是这样,就以我和筱真的亲密关系,在传统社会观里是非得要成亲了,筱真在开明的家庭里长大,所以比较开放一点,我不认为筱真是淫荡的女孩,尚且她情欲的被激发也是因为我在公车上的挑逗……

  矛盾的思绪在我脑里转着,筱真忘我地在我的身上蠕动着,那泛着汗水的美丽曲线,宣示着对爱的坚定与无惧。筱真抬头望着我的一脸茫然,却用动作表示她的坚持,她已经跨在我的硬得快爆的阳根上。

  我知道她刚刚才在浴室里激烈高潮过,一般少女的性需求应该没那么大,她这时是要纾解我肉体的欲望,同时也宣示她无悔爱的付出。我突然因为筱真的勇敢而觉得自己很没有担当,心想如果让筱真主动,以后她如果后悔一定会笑自己贱,我要让她感觉我是这么的想要她才这么做,就算未来她后悔了,也可以把罪过往我身上推,尚且她如果不是真的生理需要,撑破处女膜的那一霎那的痛楚会更难忍受。一想到此,我温柔地抱筱真下来,让她躺在我的怀里,吻着她的额头我说:「筱真你好美,好性感。亚哥好想要你。」筱真有点意外望着我,上唇微翘好像在说你再ㄍㄧㄥ啊。

  我接着说:「从在公车上我就想要你了。」

  筱真低着头很小声的:「嗯。」

  「但是女生第一次会很痛的你应该知道。」我接着警告的说。

  筱真轻握着肉棒:「会比你这样绷着还痛吗?」我说:「更痛。」

  筱真思索一下说:「每个女人都会经过的,我没问题。」我可以感觉到筱真的心跳,这不是兴奋而是紧张。

  我说:「很舍不得你痛,如果真的很痛就不要了,马上停。」筱真:「一定可以的啦!不然我就不是女人了。」筱真从来都是这么自信、勇敢。

  我故意放下筱真让她平躺,凝视着她。筱真有点羞,闭着眼睛。我弯下腰,用鼻子碰她的鼻子,这是我们常做的动作。她伸手勾着我的头,我们接吻着,从她的嘴里感觉渐渐生热的口水,我的手轻按在筱真的乳房上,筱真差不多是32B+ 的罩杯,最美的是就是肚子到乳峰是渐渐隆起的,很坚挺。我小心的轻捏着,却不碰触她已经涨鼓起来的乳晕和立起的乳头,舌尖舔着耳墎,吸住耳珠,我用湿湿的舌尖点舔着她细緻的耳朵,筱真痒的缩脖子,从唇间发出「嘶…」的吸气声。

  我慢慢的以舌尖轻扫筱真有点婴儿肥的脖子,再用嘴唇很轻的吸附着移动在她的喉头,筱真很享受的闭着眼。这样的动作让我的胸膛摩擦着筱真挺翘的乳尖。

  筱真颤抖一下,这时乳尖是最敏感的,因为筱真的乳晕已经涨成半个桌球状,乳尖硬挺着,这是筱真兴奋的现象,这时如果捏或吻她的乳头,会让她敏感得连肚子都缩凹一下。

  我的头趴在她的肚子上方,欣赏着那无可指摘的美丽山峰,手指由乳房的低处轻轻往乳晕的方向刮撩,每次快接近乳晕时,筱真会吸着气停住呼吸,肚子陷下去,手指到了乳晕边又回来,第三次筱真伸手抓着我的手,我才用手掌按着整个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轻捏乳头,筱真已经忍不住叫出来。

  我的双手抚慰着少女被撩起的情欲,手掌轻压着乳房,指头轻捏着乳头,但是我的嘴唇已经吻到了筱真的小腹,下巴接触着稀疏的阴毛。筱真的毛不多,只生在阴蒂上方一个长三角范围,毛根在外毛鬚往中间长,毛尾在小腹正中交叠,感觉好像梳理过,很美!只是大阴唇没毛,淫水很容易渗出小裤裤,还好以前约会都是穿裙子,如果是穿裤子,或许在长裤胯部会被看到湿湿的痕迹。

  我的舌很爱怜的舔着筱真的耻毛,筱真害羞的交叠大腿,我的手轻抚过大腿,按着膝盖,筱真才放平双腿。我用指甲轻抓膝盖,微微分开她的双腿,直到大腿间的距离可以放进一个拳头,筱真还是第一次让我从这角度看她的私密处,她握着双手、下巴仰高、双眼紧闭。

  我的手指轻抚着筱真大腿的内侧,慢慢的往上反覆抚弄,偶而触碰一下小阴唇,筱真的大腿上和大阴唇交接的筋浮动着,我轻轻的抬起筱真的膝盖让脚成A字型。筱真很紧张的轻靠双腿,我看到的是雪白的双臀夹着一个微红贝壳,中间透出两片湿亮的粉红阴唇。轻轻的剥开她的腿,吻着筱真的雪腿,在她大阴唇的边边用力吻着。筱真叹息着呼出一口气。

  我用手指轻柔地在肛门和小穴的交会处按压,筱真收缩着肛门和阴户,湿亮的淫水随之流到我的指尖,我沾着淫水轻抠小菊花,戳一下,陷入了半个指甲。

  筱真紧张的叫:「喔噢……」

  我迅速拔出手指。筱真的屁股颤抖着。我轻声问:「舒服吗?」筱真:「嗯……」

  我的指尖又按在肛门口,筱真小菊花紧缩又放松,这时我再把沾满淫水的食指押入一个指甲深,再转一圈。筱真没有惊讶地叫出声来,却在指头转圈时「嘶……嘶…」地倒抽两口气,她羞红着脸,细声叫:「亚哥……好奇怪…不过好刺激……」

  我没有再插深,就挑挑指尖转揉几下,大拇指按着小阴唇轻揉。筱真「嗯嗯…」地呻吟着,好像在说好舒服。

  这时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微微张开的两瓣桃红色阴唇,我已经被神祕嫩穴里层叠的粉肉所吸引,虽然这里是我的指头很熟悉的路径,这么亲近端详却还是第一次。我的手指轻轻掰开粉红湿嫩的大阴唇,筱真的腿微颤,好像期待我的接触,我用舌尖舔一下小阴唇,再一次舌尖挑入小洞里往上舔,筱真的小腹陷下去,两片小阴唇合了又张,淫水渗出。

  「喔……」筱真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哽咽。

  我知道这个挑逗过程,已经让筱真很期望我尽情挑弄她的小穴了。但我并没有想让筱真放弃少女的矜持,开口求我。

  筱真「噢…嘶……」地喘息着。我用手掌整个按住小穴压揉,压着耻骨往上推,筱真缩下小腹挺起骨盆,晶莹剔透的小荳荳从包皮里翻出,粉嫩粉嫩的穴肉里可以看到尿道孔被拉成椭圆细条。我的舌尖顶着尿道口,嘴唇贴上去吸吻。

  我的嘴唇磨蹭着,舌头往上舔,直接扫在阴蒂上,筱真抖动着骨盆,嘴里「哟…哟…」的叫着。

  我知道不能继续挑逗穴穴了,因为再继续筱真会高潮。要在她临高潮前插破处女膜,这样才会感觉不那么痛,这是我看一本性书这么说的,还说插处女时,阳根要尽量和处女膜成垂直插入,插入到底时这一段都不要扭动,也就是直直插入。其实最痛的是处女膜和阴道壁接点的撕裂,如果这样插入处女膜会从小圆孔平均向外裂开,让阴道壁的撕裂降到最低。

  我把筱真往床边拉,让她的屁股在床沿,大腿伸直,小腿往下弯,脚掌踩在地上。这个姿势可以让筱真的阴道放松,处女膜和我要插入的角度垂直。这也是书上教的。

  我弯下腰吻着筱真,痴痴地看着她。筱真嘴角稍翘表示她准备好了,我跪在地上,分开筱真的腿让龟头顶在阴道口,手温柔的按着冷落很久的双峰,抓捏让乳头更突出,然后弯下腰含着那涨起的乳晕和乳头用力吸舔。

  我一边温柔的舔乳头,一边用龟头往上顶蹭湿挺的阴蒂。筱真皱着眉,「呀…啊…」地吐着气。我压着她的唇亲吻,吸着她呛热的口水。她的脸腮透红,腰肢扭动,粗喘着,嘴里透出「喔喔…喔喔…」的喉音。

  我赶紧用双手压平她的腿,轻按在她的肚子,挺着紫红的龟头磨擦一下阴蒂,筱真不能自己的挺起屁股,我顺势把肉棒直插进去,微微一顿,从窄紧的肉缝滑入深处。刚才暴露在房间冷气里的肉棒,一下被一团炽热的肉泥包着,龟头撑在一个小肉盘的凹陷哩,我不动,感觉小肉盘吸吮着马眼,好舒服…好痒……还好我已经打定主意插进去不动的,要不然可能已经射了。

  筱真的手抓着我的上臂,身体往上挺,然后抓着我的脖子,把颤抖的身体贴过来,她的双脚盘着我的腰,身体有阵阵的抖动,眼睛往上吊,喉咙发出「喔…呦…」的声音,和「嘶嘶嘶…」的短喘,阴道的收缩持续约半分钟,我的肉棒微微弹顶在筱真的穴里,涨得发痛。

  筱真说:「我是女人了!也不会很痛啊,只是很涨。」我拧着她的鼻子说:「我还没射,当然涨啰。」筱真:「喔…那你可以像A片一样插动啊!」

  於是我退出一点点肉棒,筱真马上皱眉喊痛。我停下来。「嘶…」筱真痛得从牙缝里嘶出声音,却说:「没关系…继续……」我快速的把肉棒抽出,筱真「嘤嗯」有声如释重负,但是小穴却又主动迎上来。我只让龟头给小阴唇包着,青筋怒暴的阳具沾着淫水和大半的血渍。

  「我说会很痛的。」

  筱真:「没关系。」

  我心疼筱真,但同时心中激动不已,於是再次试着插入。

  筱真「嘤…」的有声,很快咬着牙,眼泪渗出来。我停了,很快的退出。筱真紧闭着眼,又睁开看着我,问:「怎么不继续?」我说:「太痛了,下次吧!你痛苦我也射不出来的。」这时我的肉棒已经稍软。我借机说:「你看,可以退烧的。」我拿起小毛巾擦血渍,筱真接过去很小心的擦,然后她把毛巾披在床头柜上,转头来吻着我的龟头,说:「A片里都是这样吸出来的。」筱真的牙齿有点刮到我的龟头,我温柔的按着她的头说:「没关系,下次吧!

  很晚了该回家了。」

  我们进了浴室沖洗,筱真洗到我肉棒时我又硬了。

  筱真天真地问:「一定要射出来才不会这样吗?」我微笑。

  「那怎么办?」筱真望着我问。

  我想一下说:「你双手按着洗脸台,翘起屁股。」筱真迷惑的照做。我又叫她稍微夹着双腿。她结实的双臀,连着雪白修长大腿,那线条美极了。我从后面挺着肉棒往筱真的腿根插进去,龟头的上方摩擦着小阴唇的嫩肉,棒棒在筱真大腿的缝里推动着,慢慢的滑润,筱真的痘痘又挺起了,腿缝越来越湿,筱真越夹越紧。

  我用力的挤插着,虽然不像插入阴道这么湿软,但是对龟头边沿的刺激却更大,我极力的动作只想让硬到发痛的小老弟射精。筱真迷人的腰臀跳动着,我的双手伸到前面捏玩乳头,筱真也被刺激的喘叫着。

  很快我已经到临界点了,把筱真转过来,压下她的头,筱真明白我的想法,有口含住我的肉茎,使劲吸着我的龟头……终於,一股热精在筱真嘴里射出……筱真不经意的吞了大半,可是对精液的味道还是不能适应,其余的吐了出来。

  我喘着,故意装出很舒服、很满足的样子给筱真看。

  穿好了衣服准备退房,筱真把沾着血渍的毛巾折起来,放到包包里。我们离开了饭店,吃了饭再坐车回左营。已经晚上九点半了,我问筱真:「这么晚了,要怎样和你爸妈说?」

  她说:「随便掰吧!我信用还不错。」然后她很郑重地说:「下个星期天早上八点半,要送个东西给你,我们顺便去高雄玩。」我回答:「嗯。」又肯定的点一下头。

  其实下个星期天我已经退伍一天了,如果没算错,我会在星期六晚上领到退伍令。我想,下个星期天就能在筱真体内尽情奔腾,来个淋漓尽致了。

  我们退到一个阴暗的角落,紧紧抱着,热情的吻吸对方,才依依不舍的看着筱真走起来有点不一样的身影,消失在眷村的大门深处。回家的路上憧憬着下一次约会的激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