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骚蕊蕊
我的骚蕊蕊

我的骚蕊蕊

车辆经过几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了牛蹄山的顶峰,大家兴奋的站到车头、车顶上凹造型拍照,一阵兴奋劲儿过后大家返回到牛蹄山半山腰的山凹里安营扎寨,大家围着山肚子里流出的小溪旁扎帐篷,但有意每一个帐篷间的距离都隔着十多米,至于为什么要隔这么远的距离,我想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了方便“办事”心照不宣了,晚饭过后,也许是今天一路的颠簸大家都有些乏累,各自从钻进帐篷里休息。

  唯独木板和他女朋友手牵着手,亲亲我我的往树林里走去,凭借经验和我的第六感,这俩人肯定有事儿,估计一会儿树林里得响起“枪炮”声,我决定去窥探一番。

  我和在翻弄着手机的蕊蕊说:走,带你去看木板打“野战”,蕊蕊心不在焉的说:什么“野战”!我说:啪~啪~啪~!蕊蕊不削的说:没兴趣,要去你自己去。

  我判断了一下他俩的路线,采用迂回、包抄的战术,到木板他俩前的小树林躲起来,果不其然几分钟过后透过树林和灌木丛的缝隙看到木板和他女朋友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木板边走边在他女朋友奶子上摸,在他女朋友屄上扣。

  俩人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担心他俩还要往里走,我的位置暴露,猫着身体往后挪了几米,再看他俩似乎没有再向里走的意思,木板环顾四周看到一处茂盛的灌木丛便拉着他女朋友钻了进去,灌木丛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猫着身体寻找合适的位置,挪到了灌木丛的侧边正好从灌木丛的缝隙里能够看清他俩的一举一动。我期盼的等待着这对“小鸳鸯”上演“丛林野战”!

  木板这一对“小鸳鸯”可谓是“野战”经验丰富,手法老道,技术娴熟,一看就是经常在户外干着“天当被、地当床”的勾当。只见木板的女朋友弯下腰娴熟的脱下一边裤脚,一边任其挂在腿上,往木板外套上一躺,打开退等待着木板的“进入”,木板拉开裤裆上的拉锁,掏出鸡巴套弄几下,感觉已硬挺可以插到他女朋友骚屄里,跪地往他女朋友身一趴,鸡巴顺势插到他女朋友屄里,没有多余的动作,直奔主题,扛起他女朋友的一只腿在肩上,一只腿被他骑在胯下,快速的耸动着屁股。

  木板让他女朋友跪在地上自己从后面插入,噼里啪啦一阵狂肏,一气呵成,没有停顿,木板突然猛的加速,身体抖动几下,趴在他女朋友屁股上几秒后起身,抽出在他女朋友骚屄里的鸡巴,套弄着几下塞回裤裆里,他女朋友不紧不慢的从裤兜里掏出纸巾,往双腿间擦拭,从容的起身提起裤子。

  我现在才发现木板他女朋友没有穿内裤,也许是为了方便“野战”在营地就把内裤脱了,木板拉起裤裆的拉锁,整理好衣服钻出灌木丛,他女朋友拍着裤子上的杂草,也跟着木板钻出了灌木丛。

  木板他俩这场“闪电战”让我看的是意犹未尽,回到帐篷除了肿胀的鸡巴还没有消退,脑子里还浮现着刚才他俩“战斗”的画面,尤其是他女朋友那个白皙、圆润的大屁股,久久无法忘怀。

  我脱下裤子,抢过蕊蕊手里的手机,摁着她的头往我鸡巴上蹭,蕊蕊对我这粗鲁的行为骂道:干什么你,受到什么刺激了!放开我!我毫不客气的说:别废话,给我“吹”一下!说完我扶着鸡巴往她嘴里塞,她紧闭着嘴,我象征性的在她脸上扇了两下说:快点!张嘴!吹一下!蕊蕊还是不肯给我口交,我有些急了,再象征性的在她脸上扇了两下,这两下有点重,她有点生气的甩开我摁着她的头的手说:滚!我说:骚货,今天不给你来点暴力,你是不顺从了!说着我撩开她的上衣,扒下她的胸罩,搓揉着她的乳房,掐着她的乳头,蕊蕊扭动着身体反抗着说:你个流氓,我就不从,看你怎么办?你在这样我要叫了?我说:你淫叫,你想淫叫给大家听我没意见。

  说着我伸手脱她的裤子,蕊蕊紧紧的夹着腿,我没法顺利的把裤子扒下来,我训斥着说:听话,把裤子脱了。蕊蕊继续反抗着说:就不脱,你想咋样?我是真急了说:会咋样,会被我爆肏!蕊蕊说: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个爆肏!

  我解下裤子上的腰带,象征性的啪~啪~往蕊蕊奶子上抽,边抽掐她的乳头!蕊蕊用手挡着反抗说:你个疯子!变态狂!

  “我是疯子,我是变态狂,平日里对你太怜香惜玉了,今儿要让你尝尝我粗暴的一面,让你体验一下另类的性爱,我不会因为你是娇花而怜惜你”说着我使劲扯下蕊蕊的裤子和内裤,把她翻过身来,抬起手里的腰带重重的在她屁股上“啪~啪”打了两下,蕊蕊屁股上发出的这两声清脆的响声,我估计已经飞出帐篷,说不准已经进了别人的耳朵里。

  我握紧手里的腰带要再打一下,蕊蕊急忙护着屁股说:疼!疼!别打了!“知道疼了,刚才不是说看我怎么爆肏吗?”说完我拿开蕊蕊护着屁股的手,“啪”又是一下腰带落在她屁股上,清脆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耳膜,蕊蕊屁股上腰带留下的三条红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居然有点兴奋了。

  蕊蕊看着她的屁股不停被我摧残,终于哀求着说:求求你,不要打了,太疼了!我说:认怂了,刚才不是挺横的嘛?听不听话?“听话”蕊蕊娇滴滴的说,我说:那“吹还是不吹”?“吹”说完蕊蕊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趴在我腿上,扶着鸡巴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蕊蕊在我胯下埋头苦干,但她的表现稍有些逊色,我有些不满地说:“用力点,吸和舔的时候”。收到我的意见,蕊蕊更加卖力的为我“服务”。

  鸡巴经过蕊蕊双唇和舌尖的爱抚,一点点充血涨大,双唇和舌头似乎满足不了鸡巴肿胀的欲望,“坐上来,你在上面”蕊蕊轻车熟路的骑在我身上,把鸡巴插到她骚屄里,开始前后摇摆腰妓,这双人帐篷也随着她摇摆的节奏晃动起来。

  蕊蕊背对着我自己抬着屁股上下运动,骚屄快速套弄、摩擦着我的鸡巴,白皙、浑圆的大屁股每一次下落都夯实的打在我的小腹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骚屄,不错,搞得我很舒服,继续努力”我扶着蕊蕊的小蛮腰说。

  夸了没一会儿蕊蕊娇喘的对我说:好累啊!你来吧!我说:下来,趴着我从后面肏一会儿。蕊蕊摆好后入的姿势,我把手指插到她骚屄里,快速的抠弄,骚屄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响声,“水量”明显增多,浸湿了我手指的根部,我说:骚货兴奋得很嘛!“水”这么多!骚屄里那么滑!

  我跪在蕊蕊屁股后面,扶着鸡巴在她骚屄上磨蹭几下,对准穴口,蕊蕊识趣的往后一顶,鸡巴顺畅的进到她骚屄里,我深浅交错的抽插着,蕊蕊开始低沉的淫叫,碍于在帐篷里她不好得放开的呻吟,毕竟顾忌被周围的伙伴们听到尴尬。

  “啊~啊~喔~喔~好刺激!插得我好爽”蕊蕊自言自语地说,我说:刺激吗“母狗”?刺激,求暴力!想不到蕊蕊还想求暴力!我说:要怎么暴力呢?“随你,要怎么暴力都行”得到蕊蕊这么淫荡的回答使我的兴奋度瞬间提升不少,我使劲朝她屁股上啪~啪~啪~的扇着巴掌,搓揉拽扯着她的乳头。

  屁股和乳头上的痛感和骚屄里的敏感交织在一起,让蕊蕊变得像一只发情的母狗,晃动着屁股迎合着我每一次的冲击,我说:你现在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是啊!我是发情的母狗!肏我!用力肏我!不要停!”真把自己当母狗了!

  “母狗”我要射了,射哪里?随你,想射哪里就射哪里!我射屄里啊!嗯!一鼓作气后一泄如注,鸡巴在蕊蕊骚屄里慢慢软塌下来,抽出鸡巴的瞬间,精液也随之流了出来,蕊蕊赶忙用手捂住骚屄,夹紧双腿,等待着我递过去的纸巾,接过我手里的纸巾擦拭着骚屄里流出的精液。

  第二天一早我和蕊蕊走到一处山洼里,几匹马在那里悠闲的吃草,我俩靠近它们,它们丝毫没有惊慌或跑开的意思,依然低头啃噬着地上的草,一看就是家养的马不怕人,但我们也不敢靠太近,被它踢一脚那还得了,我看四周也不见马主人,再看马脖子上的缰绳是松开的,估计是放养,早上牵来这里,晚上又牵回去。

  一匹棕红色的公马突然跃起骑在一匹黑色的母马身上,公马胯下那50多公分长的大肉棒子坚挺的在母马屁股上乱蹭,乱蹭几下之后对准了母马的屄插了进去,公马快速的耸动着屁股,大肉棒子在母马屄里快速进出,公马快速抽动一会儿,射精后从母马身上下来,从母马屄里抽出半软半硬的大肉棒子,若无其事的低头啃噬着地上的草,母马走到一边,母马的屄一夹一夹的收缩,公马多余的精液被挤了出来,滴到草地上。

  我以前在农村见过马、牛、羊、狗交配见到这一幕倒不以为然,蕊蕊却看得面红耳赤!

  我说:没见过马肏屄吧?她说:没有见过,第一次见,马的那“东西”这么那么大啊!怎么受得了!我说:怎么受不了,你看那母马爽的很,又不是插到你屄里,你管它受得了受不了,蕊蕊害羞的说:你讨厌!我们继续借马儿肏屄这是胡乱调侃着。

  我说:你这小骚屄就是要用公马那根大鸡巴狠狠的插死你,省得你太骚了,性欲又旺盛,欲求不满。蕊蕊说:我骚不好吗?你不喜欢我骚啊?我说:非常喜欢!我说:你说你三年研究生都研究什么了?结果研究出你这么一个小骚货!“没个正经啊你”蕊蕊有点严肃的说。

  我说:让公马那滚烫的精液,灌满你骚屄的每一个角落!也是不错的体验哦!蕊蕊说:你咋不把你的鸡巴插到母马的屄里?“我不敢插,我怕被母马踢中裆部,那才真是”完蛋“了”我坏笑着说。

  “回去我给你买一根有公马鸡巴粗的”大鸡巴“给你玩玩”我逗着蕊蕊说,蕊蕊说:“我才不要呢!你戳个洞自己拿去玩”,我得意的说:哎呀!我就不玩啦!玩你的骚屄就够啦!“哼!流氓!”蕊蕊骂着我走开了。

  回营地的路上我特意砍了一根手腕粗的木棍,蕊蕊奇怪的问:你砍这跟棍子干什么?不会是要去抢劫吧?还是要去谋财害命?“你想多啦!我这可不是一般的木棍,它是一位好”伙伴“哦”我比划着木棍说,蕊蕊还是不解的说:什么好“伙伴”难不成你要在上面钻了洞拿来泄欲啊!我套弄着木棍一头说:你想多啦!我可吃不消,它是为你准备的!蕊蕊似乎是明白木棍的用途了白了我一眼说:你别疯啊!这会出人命的!我说:别紧张!等它成形的时候你会爱死它的。

  我一路走,一路估摸着“大肉棒子”该有的样子,一路削,一路打磨,快到营地手里的这根木棍已经初具雏形了,就是“龟头”有点大,上面削的纹路有点粗糙,兴许蕊蕊反而喜欢呢!

  到了营地我把初具雏形的“大肉棒子”捂在怀里怕被别人看到,钻进帐篷继续打磨我的“作品”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木棍也可磨成“大肉棒子”。

  一个小时候后为蕊蕊量身定制的“大肉棒子”成形了,硕大的“龟头”一圈一圈的螺纹虎虎生威,光滑粗壮的身躯,刚劲有力,这么个物件儿插到蕊蕊骚屄里,她肯定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好震撼!

  迫不及待的让蕊蕊来试试能否达到癫狂的效果,走出帐篷朝着在一群女人里聊天的蕊蕊使了个眼色,她回到帐篷,看到睡袋上的“大肉棒子”惊讶的捂着嘴笑着说:你不去做手工艺人真是浪费啊!“亲爱的顾客,看看这工艺品你是否满意”说着拿起“大肉棒子”递给蕊蕊,蕊蕊接过“大肉棒子”端详了一会儿说:太大了,但从工艺品的角度来说,做的却是不错,很精致、很形象、很威猛。我说:既然都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了,那就收下呗!放心免费赠送!不过它的实用性,功能性还有待检验啊!要不现在就来检验一下!滚不要!

  夜深了,帐篷外一片寂静,帐篷里借助手手电筒微弱的光我在鼓捣着为蕊蕊精心准备的“大肉棒子”,拿湿纸巾擦拭了一遍,取出一枚避孕套套上去,吐出一口唾沫抹在“龟头”上面,把蕊蕊的腿打开,握着“大肉棒子”在她穴口上下磨蹭,蕊蕊紧张的说:太大了,你慢点!我说:放松!慢慢推着“大肉棒子”往蕊蕊骚屄里插,“龟头”实在是有点大,还要稍微用点力才插得进去,或许是蕊蕊的骚屄还没有经历过这么粗大的“东西”进入,有点排斥和抗拒。

  我挪开“大肉棒子”把手指插到蕊蕊骚屄里抠弄,一是让骚屄再润滑些,而是让骚屄再兴奋点,能够让这根“大肉棒子”顺利插入,抠弄了一会儿蕊蕊骚屄分泌了不少淫水,我抽出手指,把手指上的淫水抹在“龟头”上面,然后掰开大阴唇,扶着“大肉棒子”对准穴口,缓缓的插了进去,在蕊蕊脸上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表情下“龟头”顺利插到了蕊蕊骚屄里,穴口的嫩肉紧实的贴合着“大肉棒子”我轻轻来回抽动,“龟头”上面的螺纹刮蹭着蕊蕊骚屄的阴道壁产生强烈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得轻微颤抖几下。

  我说:舒服吗?“舒服,下面好涨啊!感觉要被撑破了!你慢点”!

  我说:舒服就好,放心不会撑破的,你要对你的小骚屄有信心。说着我继续扶着“大肉棒子”在蕊蕊骚屄里抽动,实在是太大了,我不敢插深了,只插到“龟头”进去二分之一的位置,我说:可以再插进去点吗?蕊蕊摇着头说:不要往里插了!太大了,受不了了!

  我顺时针、逆时针转动着“大肉棒子”让“龟头”上面的螺纹能更充分的摩擦蕊蕊骚屄的阴道壁,产生更加强烈的快感,看来我这个技巧很是奏效,刚转动几圈,蕊蕊就大口大口的喘气,捂着嘴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自己扭动着屁股,想夹紧腿,但碍于粗壮的“大肉棒子”插在骚屄里,很是涨满和敏感刚想夹腿又迅速打开。

  我搓揉着蕊蕊的阴蒂,配合着“大肉棒子”前后抽插,左右旋转,快感似乎要比刚才来得猛烈些,蕊蕊使劲捂住嘴,从指缝里发出啊~啊~啊~的呻吟声!下身扭摆的幅度更加大了,我说:要高潮了吗?蕊蕊说:没有!不过好舒服啊!好爽!这种感觉说不上了!我说:爽就好,继续享受。

  我握着“大肉棒子”的手稍微提了点速,搓揉阴蒂的手稍微加了点力,蕊蕊的身体明显有了变化,双腿不停轻微颤抖,小腹一鼓一鼓的,“大肉棒子”进出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我判断蕊蕊快要高潮了,继续保持这样的力度和速度,“攻击”着蕊蕊的骚屄,蕊蕊嗯~嗯~啊~啊~的呻吟声里突然冒出几个字“我要高潮了”!随后身体激烈颤抖几下,双腿伸直,像要窒息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我不要了!不要了!蕊蕊这一系列表现验证了我她将要高潮的判断,看她满足的哀求,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等她缓个几分钟,我慢慢把“大肉棒子”从蕊蕊骚屄里抽出来。

  蕊蕊骚屄里被“大肉棒子”堵住的淫水,跟着被抽出的“大肉棒子”从穴口流了出来,被撑大的穴口一张一合的收缩,收缩到有筷头大小的形状。我问蕊蕊:还满意吧!这个“小伙伴”?蕊蕊说:还“小伙伴”把我眼泪都搞出来了!我笑着说:哈哈那是太给力了!体验过这么大的尺寸,这回我可满足不了你了!蕊蕊害羞的说:讨厌!

  我边取下“大肉棒子”上的避孕套边说:你倒是满足了,我还饿着呢!是不是该轮到我满足一下啦!蕊蕊挥着手说:拜托!饶了我吧!“里面”火辣辣!我感觉我要虚脱了!你再肏我,把我肏死了!明天再满足你!

  好吧!今晚姑且放你一马,明天可要加倍奉还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