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岛国行
岛国行

岛国行

第一眼在官网上浏览公式照的时候,我就被这个女孩深深地吸引了。

  柔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翻遍词典也找不出一个足以夸赞这个女孩的形容词。以至于前段时间媒体居然用「四千年一遇」来形容她,真是违和感满满。
  算了,对于那些一口一个kiku却不知道「鞠」这个汉字应该读mari的人,你
还能指望他们怎么样呢?

  不过嘲笑这些媒体的我,自己也不比他们高到什么地方去。

  虽然一直在努力地学着适应着这个社会,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可是我的本性却始终无法摆脱。一有空就想把自己锁在屋里,然后对着动漫里可爱的女性角色自慰,可以说是对三次元的事真的没有办法发自内心地喜欢。

  我觉得我的形象也算不上好,听说我的小偶像鞠婧祎经常因为身高问题被嘲讽,可事实是我比她还要矮一些。

  是的,我觉得自己就是那种漫展上所出售的同人志里画得那种「恶心的死宅」,甚至还要恶心一点。

  因为他们只是脑子里意淫一下,而我却把这种意淫付诸行动。

  鲜少对三次元的东西感兴趣的我,第一次看到鞠婧祎的照片时,却被激发了身体内最原始的欲望。紧接着我就开始疯狂地找关于她的一切资源,等回过神来时,用过的卫生纸已经塞满了整个房间。

  一定要上了她,我内心只有这个想法,一定要上了她。

  ……

  话虽如此,鞠婧祎是个大忙人,虽然SNH48 的成员都有生活中心住,但是鞠
婧祎本人因为外务不断鲜少在中心露面。

  所以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必须时刻关注她的微博动态,推断她什么时候可能在生活中心,然后老早就去申请签证。虽然不懂汉语,但汉字看一下大体还是能推断出什么意思的。

  还有就是把手机切换到中国的应用商店,然后下载个百度地图以防迷路,听说谷歌之流在中国是用不了的。

  不过上天还是蛮眷顾我的,总决选前后,几乎所有成员都会在中心居住,当然鞠婧祎也不例外。

  而且她住的还是单人间,这就更方便我下手了。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买了机票,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旅途,我来到了中国。下了飞机,我就迫不及待地坐上地铁,踏上了去宝山的生活中心的路。说真的,中国比日本大太多了,各种意义上。

  不过中国看上去却不如日本干净,至少我经过的区域是这样的。不过比起我要得到的,这点苦不算什么。

  我打扮地十分低调普通,但当我迈进生活中心的大门时还是引起了门卫的注意,开始我有点慌乱,但门卫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眯眯地对我说:
「a ,yuanyuanhuilaile.」

  我当然听不懂门卫讲的汉语,不过看样子门卫不打算为难我,于是我朝门卫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就这么进去了。

  我就这么进去了。

  原来生活中心混进来这么容易?天哪,这也太过随意了吧?!我真不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担心!

  走廊里几乎没有人,房间门却有不少开着的,偷瞄一眼,发现很多人不关自己的房间门,就一窝蜂地挤在一个房间里,对着手机镜头,用磨人的语气说着话,还做出各种各样可爱的姿势,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呢。

  不对,现在头号大事,就是找鞠婧祎的房卡。问题是去哪弄呢?鞠婧祎房间只有自己住,而且看微博她最近一直在练舞,想必她会把房卡随身携带。

  怎么办呢?我还是有办法的。

  那就是去偷万能卡哦。

  据说万能卡在冯薪朵那里,她和陆婷一起住。可听说她俩的房间一向大门紧闭,不能随意出入。

  说得好像这能难倒我一样。

  我一边笑,一边走到没有人也没关门的陈佳莹房间,从那里拿走陆婷和冯薪朵的房卡,然后折回去刷开了她们的房门。

  把我吓了一跳的是俩人都在,让我安心的是两人全身赤裸,短发姑娘压在长发姑娘身上,两个人意乱情迷地说着什么,似乎是刚完事正神志不清着呢,反正我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机会居然被我抓住了,神真是眷顾我呢。

  所以我怎能辜负神的眷顾呢,我迅速拿起床头柜上的万能卡,然后拔腿就走。
  万事俱备,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牌子上写着「鞠婧祎」的房间里,趴在床下,静静地等待时机。另外,鞠婧祎此时正在她房间附近的舞蹈房练舞,听音乐是那首风评不错的《正义之手》呢。

  而今晚,我就要对她下手了,嘿嘿嘿。

  趁她还没回来——我估计按她的个性一时半会儿也不太可能回来——我钻进了房间的浴室,然后双手合十,说了句「打扰了」,然后脱下衣服,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真奇怪,按照礼仪我刚进门时就该说「打扰了」的,估计是因为马上就要推倒自己的偶像而太过兴奋忘了吧。

  洗过澡,我就钻到床底下,折腾了一天,筋疲力尽的我刚躺下就睡着了。
  ……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是一片漆黑,我小心翼翼地从床下爬出来,然后看到了正在床上睡得香甜的鞠婧祎.

  说真的,无论是东京,还是我的家乡琦玉,都是美女如云的地方,常年在这两地生活的我见过无数可爱的姑娘,可是我不得不承认,鞠婧祎的美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看过公式照,看过录像,即便如此,见到真人的我还是被惊艳到了:柔顺的黑发似濡鸦之羽,随意而任性地铺在枕头上;精致得不像是人类的脸没有化妆,细腻温润的皮肤一览无余,好像随时都会出水一样;透过并不厚的被子可以隐约看到她的身形,娇小可爱,让人控制不住想要把她揽进怀里上下其手的欲望。中国古代神话里的人美汁甜的百花仙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她的后辈们说她美得令人过呼吸绝对不是开玩笑,在她面前,再直的女孩子,也会被她掰弯的。倘若恋爱的话,我喜欢鞠婧祎这样的女性。

  倘若恋爱的话……我好久才回过神来,真是讽刺,我不是马上就要跟她做爱了吗。鞠婧祎是如此美丽,以至于我竟一时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掀开被子,鞠婧祎身上居然一丝不挂,这和我的印象里的她有点出入,被队友称为「老干部」的她居然会裸睡,我怎么也没想到。

  一定是太累了,累到没有换睡衣的力气了,我的偶像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这样对自己说。

  我爬到鞠婧祎的身上,慢慢靠近她的脸,她的呼吸轻轻地扑倒我的脸上,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当我们的鼻尖碰在一起、嘴唇紧紧贴合的时候,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但这只是个开始,当我还在为我们嘴唇相接激动不已时,鞠婧祎突然张开嘴,伸出芳舌长驱直入,先是轻点我的上颚,然后和我的舌头跳起了华尔兹。

  这么熟练?!这么熟练?!这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她那种仙女般的人怎么可能会……

  一定是累得神志不清了,她本质上还是清流的,我再次告诉自己,她不是那种人,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双手攀上她的胸,很多人经常嘲笑她平,亲手相摸才发现没那么夸张,虽说的却不是很大,但比传闻中的有料多了。摩挲了一阵,我的嘴唇和她分开,然后一路向下,含住她的胸,轻轻地吸吮着、挑逗着。

  这时,由于没有在接吻,鞠婧祎现在可以说话了,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o ……a ……en……haoshufu……dui ……jiuzheyang……buyaoting
……」

  听到了,听到了,宫泽前辈和铃木小姐之前说过的中国女孩的叫床方式,今天终于听到了!还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发出的!

  那一刻的我攻性大发,疯狂地向鞠婧祎继续索取着,我把脑袋埋在她两腿之间,舌头探进她的秘密花园,不断地舔弄着,还不时地用手帮下小忙,鞠婧祎自然是更加激烈地发出欢愉的喊叫,不仅如此,她还紧紧按住我的头,似乎要把我的脑袋塞进去的样子。

  即使是在睡梦中,鞠婧祎依旧遵循着本能配合着我。我真的好开心,喜欢的人,而且是自己的偶像,和她做这种亲密无间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呢?想到这里,我不禁更加卖力地舔弄着。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鞠婧祎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也把甜美的汁液弄了我一脸,我用手把脸擦净,然后放入口中吮吸,啊,好甜。

  高潮过后的鞠婧祎仍然在睡梦中,只不过脸上多了一丝幸福的表情,真是可爱,我躺在她的身侧,轻吻着她的脸颊,并揉搓着她不足盈握却质感十足的酥胸,那一刻我真的有种想要移籍SNH48 好能天天和鞠婧祎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冲动。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a ……a ……a ……lanjie……nichabuduoyidian……linsiyiniyeshi…
…bienamedali ……a ……haoshuang ……shenme……kajieniyelai……hao …
…en……yiqi……a ……bielouleahuang……jiaai ……shiqi ……
woyaoshangtianle……zheganjuezhenhao……wu……shenme……wanwan……savo……
lai ……wanzaiyiqi……daishanglezhangyutamen……nizi……shouer……ai……
xiaokeai……wodedakeaine……zhaoyuenizenmeye……
niyiqianbushizhegeyangzide……yuanyuan……aiyou……niqingdian……ai……
biekulexiakelian……mashangjiutengaini……xiaotong……bierenzhele……
niyelaima ……fanzhengchengnianlebushima……tihuixiawotuanderichang
……en……a ……a ……!!」

  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鞠婧祎在我心里的形象这回是彻底崩塌了。据宫泽前辈和铃木小姐说,当年她们在中国,由于SNH48 的姑娘们几乎来自全国各
地,她们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尝过全中国的女孩子,但即使如此,尽管口音不同,叫床时说的话基本上就那么几句。然而今天,我却从鞠婧祎口中听到了无数的陌生词汇,而且和日语的音读词完全对不上的那种。最要命的是,我听到了一声「savo」?!

  人名,只可能是人名!还是在床上!还说出了那么多!我曾以为我的偶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浪!

  那一刻一股莫名的酸味涌上我的心头,我停止了亲吻爱抚的动作,然后把三根手指合起来,粗暴地一捅到底。

  紧接着,什么东西撕裂并流淌出液体滑过我的手和鞠婧祎撕心裂肺地喊叫把我拉回了现实,接着鞠婧祎睁开眼睛看着我,懵哔中带着惊恐。

  她……还是处女?我……我究竟做了什么……?

  下篇(POV 角色:鞠婧祎)

  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来,好好感受来自前辈的疼爱哦。」毛毛和佳琪一左一右地侧躺在我身边,对我又是亲又是揉,但是,和她们撩气十足的态度相比,这吻技和揉术真的是有够青涩的,甚至比不上在我下面手口不停的傻窝和湾受。说起来湾受曾在舞台上称不懂如何自己解决,现在想想还真是好笑。

  不过,青涩的果实味道也不错,不是吗?

  何况还有很多鲜花簇拥在我周围,想要什么口味的可以随便挑。

  发卡、兰姐和嘉爱似乎也是把持不住了,她们也凑上来,用芳舌摩挲我的肌肤,老司机也有老司机的好处呢。

  再外面的戴萌和莫寒看到这景象也是欲火焚身,她们顾不得周围还有别人,当场两人就开始搞了起来。她们这一带头不要紧,花园里的朵朵鲜花瞬间没了秩序和羞耻,两人、三人甚至四人搞在一起,那场面真的是让人没脸看。苦是孤零零的吴哲晗,背对着我,我猜她现在应该是一脸嫌弃,结果佳琪还不知好歹地喊她过来一起玩,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五折居然答应了,她依旧挂着嫌弃的表情,直到她吻上我的嘴唇。

  我闭上了眼睛,但却没有从五折的舌尖感受到敌意,加上佳琪那淫乱的欢呼,啧啧,真是口嫌体正直啊。

  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攀在我的身上,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我诧异地睁开眼睛,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是前辈、同辈和后辈们,她们沉浸在欲望中无法自拔,却无意识地一边做一边向我靠近,源源和佳怡搞着搞着就分开了,然后佳怡搂着我的腿,源源扑到我身上一把掀开不知是什么时候掀开五折的娜娜,对着我的嘴就啃了起来,污音也不示弱,从背后上手,顺着我的脖颈一路向下亲……后辈我本来就认不全,这下更是把我弄得一脸懵哔,和不认识的人做这种事情什么的……但很快我就想起了发卡的名言:「长得好看可以原谅。」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鞠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是关晓彤,她正在门口,欣赏着我团的春宫图。

  「来,体会一下我团的日常……」我恬不知耻地向她伸手。

  「好呀。」关晓彤更加恬不知耻地脱去衣物,然后跨过淫声不断的花海向我走来,俯下身,抬起我的手臂,然后用舌头轻点我的腋窝。

  我感觉自己真的是要上天了,这真是皇帝才能有的待遇啊,后宫三千。
  不过也有句老话叫表面后宫三千,实则被人轮奸。

  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开心不就好了嘛。

  不过接下来,一个我叫不上名的可爱后辈——至少我认为她是后辈——径直朝我走来。虽然看不清她的轮廓,但是她散发出的气场告诉我,这个女孩非常美丽而且优秀,是可以让人依靠的存在。如果像SNH48 一样人数这么多的团体需要
一个ACE 的话,毫无疑问这个女孩是适合的存在。

  不过她的气场告诉我她此时正在气头上,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她的愤怒?
  我还来不及想,她就轻轻地挥了下右手,可爱的鲜花们在我身边瞬间消失,接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挺起右手,狠狠地刺进我的下体。

  「啊……!!!」我不禁喊出了声,这实在是太痛了。

  ……

  我睁开眼睛,什么啊,原来是梦吗。

  可隐隐作痛的下体和身体左侧温暖的身体告诉我有事情发生了,确实有事情发生了。

  我向左边扭头,看见了一张明显是被吓坏了的脸。

  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两双美丽的眼睛瞪得溜圆,右手上粘着丝丝红色,结合自己隐隐作痛的下体,我明白了自己以后就是她的人了。

  拉开她的双手,我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容貌:皮肤娇嫩得像是轻轻一碰就会出水,配上如雕刻过一般的五官让人光是看着就会走神,乌黑的长发遮住她小半的脸却挡不住她的魅力,虽然还没有上手检查她的身体,我却本能地断定她的身材不会差。是的,即使是翻遍整个现代汉语词典,也找不出一个能形容她美貌的词,听阿黄讲日本神话里的雪女,会用美貌引人走进万劫不复的冬山,而被引诱者会因痴迷于雪女的美而最终丧命,然而即便知道这种结局,人们也会前仆后继地跟着走下去。差不多吧,眼前的女孩就是那种美,就像发卡说过的「美人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话虽如此,她确实长得挺像一个后辈的,于是我用尽可能有前辈威严的语气试探性地问道:「源源?」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就意识到眼前的美女不是源源,她比源源少了一分青涩,多了一分妩媚,嗯,没错,成熟的源源的感觉,如果源源再长上七年,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

  「怂那……瓦她库西……怂那口头……」她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在她漂亮的眼睛里打转,「酥米马三……红头妮毛西瓦开苟砸一马三……」

  她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不是坏人。

  应该是日语吧,虽然在排练盖世音雄的时候鸟叔讲的韩语我完全不懂,但可以确定这个女孩说的语言不是韩语。

  女孩依旧惶恐地重复着「酥米马三」之类的词,是向我道歉吧?我猜。
  「没关系的。」我边说边温柔地亲吻她,然后对她微笑,她或许听不懂我的话,但我想我的微笑和亲吻能传递我的心意。真的,我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就像是为心上人精心栽培的花朵被心上人亲手摘下一般,说不出的开心。

  果然,她不再哭泣,只是对我的行为感到诧异。明明被做了那种事情,却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似乎还是没有放开呢,果然语言不通是很麻烦的事。我把她压在身下,一边亲吻一边想着有什么话语能安慰她。

  「渡边麻友……?」我试探性地问道,听说费沁源被形容像是年轻时的渡边,所以就这样问了。而且麻友在中国有不少粉丝,这些中国粉丝也经常混迹于握手会,所以就算用汉语叫她名字,她也应该可以听懂。

  「哈依……麻……麻友……友得酥……」她浑身都在抖,说话也结结巴巴,完全不像是发卡和朵朵形容的元气少女。

  可是看上去麻友也不像是对我撒谎的样子,嗯,她的眼睛告诉我她说的是实话。

  我握起麻友那只摘走我贞操的那只手,然后放在她唇间,示意性地往里塞,同时继续向她微笑,聪明的麻友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她张开嘴,伸出舌头,把我的落红舔得干干净净,之后她看到我的表情,便彻底放下了心理负担。

  接下来我吻上麻友的唇,真的就像朵朵每天意淫的一样,麻友的津液是奶油蛋糕般的甜蜜。此时此刻麻友喉咙里发出了欢愉的呻吟声,不过她的口腔被我霸占着,所以并不能听清她在说什么,无所谓了,反正听清也听不懂,我只要知道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就足够了。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我们开始挣扎着想要呼吸为止,分开时我们唇间还连着一丝细线淌在床上,我和别人接吻过无数次,但抱着这么一颗美丽的脑袋狂啃还是头一回体验,这感觉真爽。

  「玛丽酱诺哭泣比卢……偶依稀……」麻友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着,「玛丽酱妮……大噫苏琪得酥……」

  「麻友友真是太棒了,」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她对刚才的吻一本满足,「那我们做点更开心的事情吧?」

  我知道她肯定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于是在说话的同时我朝她邪魅一笑。
  麻友楞了一下,但当我从她的下巴着口,然后顺着光滑鲜嫩的脖颈一路吸到锁骨她开始迎合我了。一只手搂住我的头,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背,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胸前胡作非为。麻友的胸真心算不上大,在SNH48 只能算是平
均水平以下,但玩起来手感绝对上乘。

  「啊……嗯……琪莫鸡噫……」麻友的双腿夹住我的腿不停地搓动,怪不得当年晓玉在台上说「琪莫鸡噫」撸姐朝她挥拳,原来这是床上用语……!「玛丽酱……苏高噫得酥……」

  一路向下的我很自然就啃到了胸,真的,太棒了,这种质感不是属于人间的那种,我撩过河里河岸那么多鲜肉菜皮,这么棒的还是头一次体验。

  麻友依旧用她的母语欢愉地呻吟着,听得正在手口不停地享用她的我更加饥渴难耐,火上浇油,虽然这成语不是那么用的,但却某种意义上形容了我现在的处境。没错,是个人都忍不住,我也不例外。我吃完最后一口,就按着麻友的肩膀把她推倒,然后把自己压在她身上,我的头发长度刚好,发梢轻轻地扫过她的脸颊。

  就这样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会儿,我们都被对方迷住了,只能靠着本能去行动。
  于是,我的右手开始探向麻友的秘密花园,麻友伸出手抓住我的右手,我以为她要阻止我,但我想错了,她接下来开始引导我,到她最隐秘的地方去。
  「抠琪,抠琪……」麻友媚眼如丝,「瓦塔库西诺那卡妮……哈依里马苏……哦奶嘎噫……瓦塔库西……嘎蛮得琪奶噫……哈呀库……」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麻友到了发情期了,各国语言互不相同,求着要的媚态却是全世界都一个样。

  「好,好,这就给你,小色猫。」我估计就算是对她使坏她也不会懂,说不定还会产生误会弄得她不开心,何况我也确实饥渴难耐了,所以我决定不欺负麻友了,将计就计。

  「阿里嘎多……麻友友瓦……仔塔噫妮……刚把里马苏……」看到我哲学的笑容麻友像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恢复了正常,就像传闻中的那样元气,看上去她准备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当我的手指进入麻友体内时,我整个人都要化了,这手感用日本人的话来形容,就是妖精才有的感觉吧。又软又嫩,还富有弹性,鲜美的汁液更是源源不断地涌出,麻友真是太棒了!我甚至一瞬间脑子里浮现了移籍AKB48 然后天天享用
她的想法。

  不过我只进去了中指,食指和无名指还抵在外面,毕竟要是三根一起进去,我以后就得对麻友的下半身哦不对下半生负责了。所以我停了一下,同时看了看麻友的反应。

  麻友朝我点了点头,这真是令人欣慰。

  我毫无顾忌地一顶到底,然后伴随着麻友的一声惨叫,当时的我愧疚不已。第一次肯定都会痛的,这我知道,但我撩别人都是用一根手指,给人开苞还是头一次。结果一下子就把事情搞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噫塔噫……!」麻友不顾形象地悲鸣着,看来她真是疼坏了,可是她似乎一点也不后悔,她努力地对我挤出一丝笑容,「呆毛……脱太莫西亚瓦塞……口来卡拉……瓦塔库西瓦……玛丽酱诺莫诺得酥……污来西噫……」

  像是把精心准备的礼物给了心上人一般,痛苦并欢愉着,我也是不久前才被她拿走了贞操,那种感觉再清楚不过了。

  麻友真是个小天使呢,我顿时回过神,接下来只要像平常一样就可以了。
  我的右手开始了活塞运动,麻友的鸣叫开始转变,痛苦的成分越来越少,舒爽的成分越来越多。听着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的我,也不禁加快了速度,我们已经完全变成了发情的母兽。

  「啊……嗯……啊……琪莫鸡噫……玛丽酱诺又比瓦……瓦塔库西诺那卡妮……啊……苏高噫……」麻友叫得真是悦耳,配上她那欲仙欲死的表情,真是迷死人了。

  终于,在我持续的挑弄下,麻友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泄身后的麻友真可谓是发散钗乱,她迷离的双眼柔情地看着我,脸上带着满足的痴笑。我对她手口不停地爱抚直至她清醒,然后把右手她的体内抽离,然后像我刚才要麻友所做的那样,把右手放在她面前,当着她的面将手上的玉露和落红的混合物全部舐净,好甜啊,甜到梦里去了,比起刚才做过的梦,还是现实更加美妙呢。

  休息了好一会儿,麻友突然用力从我身下逃离,我也想要起身,但起到一半时麻友压上我的背,使我不得不像冯薪朵一样趴在床上,这种姿势发卡说征服别人的快感很强烈所以喜欢玩,而且她甚至这样搞过花姐,但我对此还是很抗拒的。因为这让人联想到动物的交合,而且这种姿势对下面的那一方是很不尊重的,所以我除了前两天在剧组用这种姿势骑过央求我这么做的关晓彤以外,搞别人和被别人搞我都没用过这种姿势。

  所以麻友今天这样玩我,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抗拒着。但我的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动作,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甚至本能地用自己的右手抓着麻友的右手向自己的下身引导,左手抓着麻友的左手放在我的胸前,当麻友的双手就位后,我乖乖地用双手支撑着身体,等待着麻友的宠幸。

  「快……我忍不了了……快给我吧……!」从刚才开始我的下面就已经洪水泛滥了,现在的我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只要麻友愿意给我,让全团人甚至加上姐妹团的人一起轮我我都愿意。

  「啊啦……」麻友凑过来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吹气,「玛丽酱……卡哇伊得酥奶……」

  「快给我……求求你……快点……快点……」我明知她听不懂,却还是向她哀求着。

  「哈依哈依。」麻友听懂了?她确实像是听懂了的样子。因为麻友不再为难我,开始用她白玉雕刻般的葱指对我上下开动,「玛丽酱诺哦蛮口……绮丽噫……」

  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我感到说不出的舒畅。麻友的技术真的很棒,很难想象她刚刚失身,咦,我不也是吗?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麻友眼下正在交合着,正在做着和谁都不会做的事情。

  我开始心甘情愿地堕落了,现在的我完全明白了当时关晓彤为什么求着我用这种姿势搞她。我可以清楚地看见麻友的双手分别在我的胸上和体内驰骋着,往一边一侧头,还能看见麻友美丽的脸,她的下巴抵在我的锁骨上,令我更是浑身瘙痒。把自己身体交给别人,任由别人支配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被征服的、屈辱的快感,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呢。

  「麻友……友……请……不要……吝惜……随意地……使用我吧……」我恬不知耻地喊道,我觉得自己变了,以前我从不会这么说的。

  「萌戴那噫……」麻友似乎又听懂了?老天,她的汉语老师是谁?教出了这么个词汇覆盖面严重偏差的学生!「卡哇伊诺玛丽酱诺奶嘎噫得酥卡拉……仔塔噫满走库苏鲁哟……」

  她一边说,一边加重了下巴和双手的力道。同时加重的还有我的叫床声。
  即使是像我这样体力出众的人,也没办法承受如此猛烈的攻势,脑中一片空白,随后瘫趴在床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再次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麻友的身下,麻友像我刚才对她做的一样,手口不停地爱抚着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即使语言不通,我们依旧可以用身体和心灵交流,能和这样的女孩子交换彼此的贞操并互相抚慰对方至高潮真是三生有幸。

  我推着麻友坐起来,然后把自己的一条腿压在她的一条腿上,并一手搭在她的肩上,一手搂着她的腰:「这次……我们一起吧……」

  「一秀妮……?玛丽酱头……?噫哟……」麻友一脸懵哔,但她看到了我的动作,也就不再迷茫,张开双手就抱住了我。这样一来,我们下面的嘴就紧紧地贴在一起了。

  很自然地,我们再次跟随着本能的引导,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肢。下面啃在一起的感觉真是奇妙,简直就是心的旅程一般的体验。我们的双手也没闲着,在彼此的身体上游来走去,还时不时地轻揉重捏。汉语和日语的叫床声混杂在一起,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但我们谁也不觉得羞耻。大概这就是爱吧,纵然语言不通,我们依旧可以用身体来交流。

  「麻友……麻友……啊……」我淫靡地呼唤着麻友的名字,「你的……好会吸……来……嗯……哦……灌满我……吧……嗯……嗯……!」

  「玛丽酱诺……哦蛮口……呜……艾琪塔噫瓦……噫派噫……」麻友甜甜的嗓音和她淫靡的话语形成了对比,就算不懂日语,凭感觉也能听出她的话有多么糟糕。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我把自己的脑袋埋在麻友的肩上,死死地抱住她,「一起吧……心的旅程……一起上天……嗯……啊……」

  「噫哟……玛丽酱投……一休妮……嗯……嗯……」麻友和我做着同样的动作,包括下身加快了运动的速度。

  「麻友……麻友……啊……你太棒了……」

  「玛丽酱妮……苏琪……苏琪……大噫苏琪……」

  高潮到来瞬间我脑袋里一片空白,上天前的最后一点印象是自己仰头高呼,秀发飞扬,同时感到麻友的脑袋离开我的香肩,估计她也和我做着同样的动作。
  ……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睁开眼睛的我发现我和麻友维持着昨晚最后一次的姿势倒在床上,麻友还在安静地睡着,那睡相真是要多诱人有多诱人,所以我又忍不住在她脸上来了一口。

  麻友睁开惺忪的睡眼,然后很自然地看到了我,接着更加自然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是的,无论是我,还是她,现在都已经是女人了,是属于对方的女人。
  我们微笑地望着彼此,然后闭上眼睛再次拥吻。我会好好守护我们的未来,麻友也是如此,纵然语言不通,她柔软的唇却真挚的传达了她的心意。

  真是个美妙的夜晚,也真是个美好的清晨。

【完】